分卷阅读127(1 / 2)

薄情 禾小星 3033 字 1个月前

士进来为他扎针挂水,瞥见被子鼓鼓的轮廓,陆鸣抬手拢了拢被角遮住迟尧酣睡得微微嘟嘴的脸颊,小护士余光只能瞥见从被子中滑出的几缕半长发,见状露出个善意的揶揄笑容,小声道:“原来陆先生早有女朋友了啊。”

陆鸣不愿过多解释,只说:“男朋友。”说完伸出能够活动的左手让护士扎。

迟尧从朝阳初升睡到暮霭沉沉,在灰暗中睁眼,差点以为曼城之行只是梦影,下意识往旁边一探。

是一具温热的身体。

陆鸣迷迷糊糊间被他摸醒,搂着人腰往自己身边拉了拉,埋头到颈窝里蹭蹭,嘟囔着“再睡会儿”。

炽热呼吸喷洒在侧颈薄薄的皮肤,激起阵阵瑟缩,迟尧手臂环抱着,停顿片刻还是轻轻抚摸上陆鸣脑袋,指腹状似无意地流连过那处蜈蚣般盘踞的刀口。

陆鸣似有觉察,缩在他颈窝的脑袋拱了拱,张嘴咬他锁骨。

“别心疼我,我活该的。”

“说的什么话。”

迟尧在黑暗中无声勾唇,笑得几乎鼻酸,好像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美好了。

-

下楼带饭的功夫,病房里凭空多出一条白金色的拉布拉多,毛发顺条,憨态可掬,正一个劲对着陆鸣摇尾巴。

挺可爱的。

迟尧正想着,便看见陆鸣蹲下去揉狗头,一边揉一边叫“尧尧”、“尧尧好乖”……

迟尧:“?”

装粥的包装袋撞到门把手,发出阵不轻的声响,一人一狗同时看过来,陆鸣眯着眼,拉布拉多瞪着眼,场面滑稽。

迟尧慢条斯理走过去,“啪”地把粥盒放到小桌上,也跟着蹲下撸了把狗头,狗尾巴摇的更欢了,脑袋一个劲蹭迟尧的手心。

“这就是你选的那只导盲犬?”语调平缓,山雨欲来。

狗狗似乎也察觉到气氛不对,呜咽一声趴到了地上。

陆鸣眼前仍旧是斑驳色块,比前些日子好了些,但依然看不太清,可听语气迟尧似乎生气了。

“狗狗的名字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