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章 游康降燕(1 / 2)

朝天子 风尘落雨 4819 字 1个月前

夜幕之下的雍州关外静悄悄的,凉燕双方还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平静,没有战事没有杀伐。

平静的夜色下有无数暗流涌动,或许在一片毫不起眼的密林中就藏着某一方的斥候,随时会要了哪个冒失鬼的命。

燕军大营的火光连成一片,星星点点,宛如火龙盘踞在关外,虎视雍州。

停战的这一个多月,北燕陆陆续续从北荒三州抽调了大批士卒充实军力,随时准备再度掀起一场大战。

“凉军那边还没有消息吗?”

申屠景炎微皱眉头,目光在地图上扫视了好几圈,最后停留在雍州一线。

一个多月的时间杳无音信,不见开战也不见凉朝的答复,这位七皇子等得有些焦急了。

“应该快了吧。”

百里曦倒是悠哉悠哉:

“前些日子不是有京城车驾抵达函荆关吗?貌似是皇城内侍里的某位公公。

不是皇亲贵胄也不是朝堂重臣,却来了个天子近臣,那肯定是带着口谕来的。

会不会割的,近日必有消息!

殿下不用急,耐心等着便好。”

“你还真是个慢性子,这么沉得住气?”

申屠景炎白了他一眼,反问道:

“如果凉朝不同意割地,该当如何?”

“给就给,不给咱们就抢。”

百里曦微微一笑,右手在虚空中轻轻一握:

“咱们大燕的铁骑,可不讲那么多道理!”

一身蓝袍的百里曦虽然满腹书生气,可说出来的话却气势不凡。

“哈哈哈!”

申屠景炎朗声大笑:

“还是你说话合我胃口,中听!

若是凉朝不割地,我们就拿尘风的脑袋祭旗,开战!”

“啊啊啊~”

“轰隆隆~”

就在这时,帐外突然传来一阵隐隐约约的嘈杂声。

两人对视了一眼,疾步走到军帐门口,驻足遥望。

他们发现前锋营的位置隐隐有火光亮起,杂乱不堪,刺耳的嘈杂声也是从那儿传出来的,打破了夜色的宁静。

“凉军偷袭?”

申屠景炎的眉头瞬间一皱。

“不像,这动静不大。”

百里曦冷喝一声:

“来人,去前锋营看看,到底出什么事了!”

“诺!”

……

“末将巴图额登,参见殿下,见过百里先生!”

一名身材壮硕,满脸阴冷气的将领走进了申屠景炎的帅帐,神态恭敬。

巴图额登,征南副将军,申屠翼的副手,在前线军中的地位仅次于申屠翼与拓跋烈。

因为乌兰和木与扎木苏两个家伙不争气,先后被凉军活捉,有些丢人,所以申屠景炎特地将他派去了前锋营,坐镇前沿。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申屠景炎有些不悦地问道:

“大半夜还吵吵闹闹,是有凉军的斥候袭扰?”

“回殿下的话,不是斥候袭扰,是有一队凉军叛出了军营,前来投降。”

“叛出军营,投降我大燕?”

这样的回答还真让申屠景炎二人意外。

“是!

两个时辰前末将发现有凉军逼近我方大营,末将第一时间率兵出营查探。

却发现是一队凉军正在被另外一支凉军追杀,见我大军抵达,追兵就退走了。

然后末将仔细盘问才搞清楚了是怎么回事。

额,降将是雍州卫副指挥使,游康。”

巴图额登在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但确确实实是游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