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一十章 密汎之内(1 / 2)

玄鉴仙族 季越人 6659 字 7天前

崔决吟应了声,便见李绛迁摇头道:

“紫烟的人手迁去东海,打造速度是一天不如一天,只是真人未归,拖着也好,族里如今安定,都算不上什么大事,崔护法常在东岸,绛夏那头的消息你可晓得?”

李绛迁指了指案上好几封书信,看这形制规格,十有八九是李绛夏送过来的,他皱眉道:

“连续几月,东岸诸家、荒野羁縻,骤然无声,往密林前来的子弟锐减,明明是三年一次的入山,根本没有几人前来……这可不是简单事。”

东岸一百一十八家,羁縻之地延伸到了荒野,李绛夏这些年来蚁啃蚕食,虽然被都仙打过一次,却没有动摇根基,虽然叫东岸,如今早就不是一个东岸能概括,如果把整个荒野也分成五份,西边的两份都在李家遥控之下。

这些地方是颇为重要的灵材产地,如今要打造【紫艮广谷穿山玄钉】,便更显得关键,不容他不注意。

崔决吟点头答道:

“我已经收到消息…原委也查清…”

“近年来东边山稽郡的【沐券门】立足渐稳,修士广招门徒,这一群魔修看着是要效仿称昀门,又有紫烟在背后支持,正欲转为正道…”

“他们门中低修实在欠缺,标准便放得低了,更多要求修士出身清白,江南修士为宜…山稽一地,北边堵了玄妙观,两侧也是太阳道统,只有荒野修士居多…荒野都是散修,参差不齐,道统也散落无章,【沐券门】即使放得再低…也没有几个能够上。”

“反倒荒野过来就是东岸,正好这些年过来,东岸诸家都是按时节培养弟子,以待密林录用,都留意着巩固修为,打好基础,不急着修行,结果逢上【沐券门】广开山门,都往东去碰运气了。”

东岸以外乃是羁縻之地,故而诸家都是以采矿、种植来供奉为主,不同于湖上诸府是明确的势力内部,便不用如丁木一般交涉来去,李绛迁听完,倒不显得急切,点头道:

“也是,我家的客卿多得去了,规矩又多,享不得什么乐趣,往后的发展也远不如【沐券门】,哪里有做紫府宗门的弟子舒服。”

崔决吟行礼,答道:

“家主说得是…只是玄沐道统也是拿他们充数的,入门做个外门弟子,修行时间不足,资粮也不够,未必爽快…”

“这都不重要…人各有志,本不是缺这一两批人。”

李绛迁抬了抬眼睛,目光很是阴沉地盯着桌面上的图卷,答道:

“我却怕一个个入了玄沐道统,今天要接这个过去,明天接那个过去,一百多家都接走了,充实了东边,西边怎么办?”

崔决吟迟疑点头,轻声道:

“三公子已经耕耘积蓄多年,不如整合东岸—荒野一带,设立府峰…只怕让这一百多家人人自危…并不是好操作的事情。”

绛袍青年摇了摇头,答道:

“府峰不能轻易扩张,更不能一口把一百多家吃下来,这是我家的脸面,这东岸诸家也是让洲边诸家有更底层修士来踩一踩,高人一等的团结之法…”

“更何况,这些家族是百年蒋郁之家以来的遗留,郁家衰弱动不得算了,蒋家当年为何不动?萧家为何不动?青池不得跨州并郡的规矩不是空来的,源于更古老的月华元府,元府治下只有宗可以跨州并郡,哪怕紫烟门也只守着划下的地界。”

“二来也为避免与其他紫府势力直接接壤…我家有密林管理诸家,萧家也有余山…都是一样的。”

李绛迁微微思量,看了看地界,问道:

“荒野也与萧家毗邻,如今是在余山附近,想必也有不少人前去修行,黎夏萧家没有反应…这便不好办。”

他抬头问道:

“诸家在密林可都有人了?你立刻收了位子,去了【沐券门】没能入门的,密林也不要收他,我再派人去东边问一问,玄沐道统的那什么戴晋权看起来还好说话,先问过再说。”

李绛迁摆手让崔决吟下去了,终于见着一人从殿下上来,狄黎光随着李周洛去了南海,如今上来的是一位窦家人,行礼道:

“禀家主,妙水客卿回来了。”

李绛迁很是关切,立刻抬眉道:

“独自一人?还是带着王客卿?”

这人答道:

“一同回来的有三个人,都已经到了侧院,据说受伤不轻。”

李绛迁立刻皱眉下去,正逢着三人上前来,妙水气息平稳,衣着有些狼狈,先行了礼,王渠绾配着剑跟在身后,面色苍白。

余下一位很是面生,满脸冷汗津津,衣物上带着血,一身金罡入体,冻得手脚发紫,僵硬地行着礼。

李绛迁朗声一笑,从台上下去,拉起王渠绾的手来,笑道:

“渠绾真是天纵之才,果然平安回来了!”

他复又转向那生面孔,疑道:

“这位是……”

李绛迁仔细一问,见着王渠绾抱拳答道:

“这位是静怡山守定道人,在地宫中与属下一同御敌,最后受了伤,一同我出了那险地,思虑着回东海道途遥远,又要经过纯一道的地界,恐怕被人伏击,便请在湖上休憩。”

‘静怡山!’

李绛迁听了这话,当即打量起来,这守定道人容貌不过青年,眼睛很细,长得不甚大气,兴许是受了什么法术反噬,须发略显枯槁,又被金罡一类的法术所伤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当年的玄岳之事,长奚把岳洲岛送给了静怡山,本应该算得上是玄岳系的盟友,可从头到尾,静怡山一个人都没来过,一份资粮都没有,空留孔家人在江南挣扎,间接导致了李曦明被吃得死死的,说句难听的,素免至少张了嘴,玄怡真人连嘴都没有张,可以说连个屁都没有放。

这事情玄岳嫡系深恨在心,玄妙观虽然没有什么损失,素免却同样对玄怡极为不满,自家受害不浅,家中对静怡山也没什么好话。

偏偏静怡山在江南也没有什么关系,又遇上了王渠绾,眼下倒是找到李家来了,也就李绛迁城府深,笑盈盈、客客气气地道:

“原来是静怡仙山的客人,这是应有之义,还请入洞府修行……若需要什么资粮,尽管提就好。”

守定道人面色发紫,嘴唇哆嗦,勉强应出一声,又咳出口血,想说客套话也说不了,李绛迁让王渠绾在殿内坐着,让妙水带人下去,这才回上来,心中有了打算:

‘也不知道这家伙嘴巴紧不紧,既然是静怡山的人,最好能打听打听…旁敲侧击一二,也好知道长奚与玄怡到底有什么交情。’